王夫人月例分红那么多钱,为什么最后连贾母过生日的礼物都没钱买

 

王熙凤在和李纨的一次调侃对话里说了家里这些太太奶奶们的月钱,王熙凤说“老太太、太太罢了,原是老封君。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,比我们多两倍银子。老太太、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,不够用,又有个小子,足的又添了十两,和老太太、太太平等。又给你园子地,各人取租子。年终分年例,你又是上上分儿。你娘儿们,主子奴才共总没十个人,吃的穿的仍旧是官中的。一年通共算起来,也有四五百银子……” 可见贾府里王夫人和贾母的月例是最高的,贾府里年终还有分红,李纨是上上份,那么贾母和王夫人一定也是上上份,并且院子的地租什么的,还有每年各种各样的人孝敬的奇珍异宝,王夫人的私房财产是最有可能和贾母比肩的。并且王夫人整日吃斋念佛,也没有什么大的开销。然而贾母生日的时候,王夫人穷的居然连贾母过生日的礼物都送不出来,那么她的钱都去哪了?

如果李纨每年这么多钱,那王夫人只能比她多。像王熙凤这样的,贾琏不争气,油锅里的钱都捞来花,还有贾赦和贾珍这样的,媳妇管不住,也是花钱如流水。但是贾政是贾府里难得的一股清流,又正派又爱读书上进,也没有什么酒肉朋友,基本上不消耗什么。刘姥姥来,王夫人一赏就是一百两。但是贾母生日的时候王熙凤说了这样一段话。

凤姐冷笑道“前儿老太太生日,太太急了两个月,想不出法儿来,还是我提了一句,后楼上现有些没要紧的大铜锡家伙四五箱子,拿去弄了三百银子,才把太太遮羞礼儿搪过去了。我是你们知道的,那一个金自鸣钟卖了五百六十两银子。没有半个月,大事小事倒有十来件,白填在里头。今儿外头也短住了,不知是谁的主意,搜寻上老太太了。明儿再过一年,各人搜寻到头面衣服,可就好了”。贾府后来东拼西凑,入不敷出完全是在靠典当东西来维持了。按程高本后来败了时,贾母把自己的私房钱拿出来分了分,每家都分了千百两银子,王夫人和王熙凤也都分到了。王夫人的钱即便比不上贾母多,但也不至于靠贾母来接济,那么她的钱都花到哪里了?

贾家正经做官的只有贾政一个,但是贾政这个人很古板,是个书呆子,不太适合官场的尔虞我诈,像他宠信贾雨村就可以看出来,他识人不清。他还养了很多清客相公,每日就和他讨论读书学问,但这些人都是趋炎附势贪图他的钱财和地位来的,所以贾政一定在这些人身上浪费了不少钱。探春远嫁的时候贾政说任上有亏空,其实这些亏空多半来源于省亲,贾政还急的要和赖尚荣借钱。王夫人是和贾政一起的,贾政是她的依靠,赵姨娘或许会有点私心,但是王夫人是家里当家的,保家救夫她是义不容辞。所以她的钱基本上都是让贾政填了官场的亏空了。